2008/01/09

「拒領公投票」的兩面刃

~~ 兩面刃,就是說,刀子揮出去,傷到的可能是自己 ~~

今年(2008)的「立委+公投」就要投票了,國民黨在去年提出「反貪腐公投」,經過半年多的強力宣傳之後得到超過一百萬份的連署,卻在12月底,距投票只有兩個禮拜時,突然反悔要求台灣人「拒領所有公投票」,包括他們自己連署支持的反貪腐公投。

國民黨為什麼突然要求選民「拒領公投票」?「拒領公投票」對國民黨有什麼好處?

由於公投法的規定,投票人數低於有投票權人的 50%,該公投就被否決。有很多人因此認為,「拒領公投票」是「讓公投議題被否決」的最好辦法,因此就相信了國民黨「拒領公投票」的宣傳。

「拒領公投票」真的是「讓公投議題被否決」的最好辦法嗎?

此文用簡單的數字舉例說明,拒領公投票可能造成「少數人可以否決多數人贊成的公投議題」,達到「強迫該議題被少數人否決」的目的,但也可能會造成「本應該被否決的卻意外被通過」的情況。

因此,對「反對某公投議題」者來說,「拒領公投票」是一把兩面刃,到最後反而可能使應該不過的議題被通過。

底下的例子只是想提出兩種可能性,並無意涵蓋所有的狀況。同時,為了使大家方便瞭解,假設「所有投票者都沒有投廢票」以免狀況過於複雜。

第一個例子:「贊成的人多,議題卻遭否決」


假設今天有公投議題:要不要蓋馬路

有投票權人數 = 100
贊成者 = 45
反對者 = 15
無意見、沒有時間、兩者皆可者 = 40

照常理推斷,第三種人等於放棄自己的決定權讓其他人決定,也就是說,自己的未來讓別人作主,應該不列入考慮。

因此以此例子,贊成者是反對者的三倍,理應通過才是。

如果反對者都去領票,並投反對票,則結果是「贊成」,將忠實表達「贊成者是反對者的三倍」的民意。

但因為公投法的鳥籠規定,假如此 15 反對者拒絕領票,使得「沒有領票者」= 15+40= 55, 領票者只有 45, 低於 1/2, 此議題「要不要蓋馬路」變成「被否決」。

也就是說,這 15 人利用「不領票」的方式,把無意見、沒有時間、兩者皆可者都綁架成「反對者」,造成「少數人強姦多數民意」的反民主現象。

由這個推論看來,國民黨不要求支持者「投反對票」,卻要求支持者「不領票」,其用意就很明顯。也只有「不領票」,才能「利用綁架第三者」以達到「少數控制多數」的目的。

下圖將整個過程整理出來:



第二個例子:「反對的人多,議題卻被通過」


就上面的例子,看一下其他可能性:

有投票權人數 = 100
贊成者 = 30
反對者 = 35
無意見、沒有時間、兩者皆可者 = 35

如果可領票的都領票並投票,則因為領票人數= 30+35=65 超過半數,因此第三者不會被綁架。

接下來計算有效票中贊成與反對者(假設沒有人投廢票):反對者 35 超過贊成者 30, 該公投議題被否決,忠實反應多數民意(35>30)。

但是,假如現在反對者中有 10 人拒領票:

領、投票者= 30+25 = 55, 超過半數,因此公投在這一階段沒有被否決。
接下來計算有效票:贊成者 30 > 反對者 25, 公投議題竟被通過 !!

也就是說,這些「反對蓋馬路」的人,相信了「拒領公投票」是「反對的最佳方式」而拒領,結果卻將原本可以被否決的議題,搞成「被少數贊成者通過」!!

這些拒領公投票的人,等於使台灣朝向「少數贊成者否定了多數反對者」的反民主的方向。

下圖將整個過程整理出來:


結語:


「拒領公投票」是一把兩面刃,對那些反對公投議題的人來說,可能反而變成是一個對自己不利的步數。上面的例子很清楚,你如果反對某公投,卻以國民黨教你的「拒領票」來反對,你可能因為「降低了投反對票的人數」而導致原本不會通過的公投被意外通過。

不管是上述哪一種情況,「拒領公投票」都將造成「少數民意否決多數民意」的反民主現象。

您願意放棄「自己決定議題」的權利,同時讓台灣變成一個「多數服從少數」的社會嗎?

如果不願意,站出來用「贊成」或「反對」的選票,來替自己的未來、替台灣的未來發聲吧!
 
 
 

3 comments:

qi [12/1/08 00:21] said...

感謝您的分析,不過一時還不是很懂,對公投票也有點不知所措。

另外,我個人認為少數服從多數就是個盲點;多數人講的不一定是正確的。

Taiwan Echo [12/1/08 01:02] said...

不知所措是很正常的。我也有一樣的感覺。

多數人雖然不一定對,但是,當一件事情只能有一個做法時,在民主國家,就只能用「少數服從多數」來解決,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。

試想,如果你是少數,對於「少數服從多數」都已經覺得懷疑了,那如果你是多數,卻被人用像公投法這種爛東西設計,而必須去「服從少數」時,心中會作何感想呢?

Anonymous [30/6/08 17:20] said...

目前的問題是,從2004到2008六案的公投議題都很鳥。不是就算通過了也不能怎麼樣,不通過也不會怎樣的問題。可以去查一下各大報的電子資料庫,這幾次公投過後有誰在去關心這些議題。幾乎可以說,目前的議題都是「假議題」。民調統計資料顯示,支持泛綠的傾向去投票,支持泛藍的與教育水平高的不願意投票。我想,不投票一部分是選民被政黨認同動員的結果,一部分是唾棄濫用公投議題浪費公帑的選民。台灣目前還沒出現真正需要公投決議的題目。拒領票也是顯現公民意識愈來愈聰明的途徑。